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悔危险了

作品:狼暴  |  分类:武侠小说  |  作者:幽州白菜

    幽剑静止不动,在无边海这个地方,以唐不悔的性格,绝对是遇上了麻烦,不然的话,幽剑不可能长时间的静止,一想到唐不悔可能出事,唐林的修为在一瞬间全面爆发,虚空的速度再次提升,那暗金色的流光,竟然带出了一道残影。

    几乎就在唐林加速的一瞬间,唐林忽然感觉心口一疼,随即脸色更是大变,因为就在刚才,他清楚的感应到,之前他为唐不悔炼制的保命符箓,被激发了!

    ……

    岛中岛,在无边海中,实力也算是一等一,人数虽然不多,只有几百人而已,但在这几百人中,却拥有四名劫变修士,其中一人更是劫变后期巅峰的修为。

    此时在岛中岛的最外围,幽剑虚浮在空中,唐不悔半蹲在幽剑之上,一只手捂着胸口,嘴角上,已经溢出了鲜血,脸色惨白如纸,此时的唐不悔,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早已不是三年前孩童的样子了。

    幽剑上的所有阵法已然全部开启,在幽剑周围,赫然悬浮着数十人,这些人有男有女,修为最差的都是太虚修士,在这些人中,有一名老者,此人身穿白色长衫,一身气息极为强横,只是此时这老者的脸色也是相当的难看,因为他的一条手臂已经不见了。

    唐不悔半蹲在幽剑上,胸口处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看样子伤势极重,在她的手上,赫然拿着一张金色符箓,此时金光内敛,但其上传出的威压,却使得周围的那些人,包括那断臂老者皆是不敢轻举妄动,唐不悔那一双倔强的双眼。更是死死的盯着悬浮在幽剑正前方的那名老者。

    “女娃娃,你不过区区元婴修为,以为凭借一张符箓就能保住性命了?你那符箓还能使用一次。老夫手下这么多人,你认为你能够撑的了多久?你我都是雷系修士。只要你交出你修炼的功法,老夫定然放你离去。”

    那老者说完,更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之前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他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元婴修士,凭借着一张符箓断去一臂。

    唐不悔勉强站起,秀眉紧皱。脸上没有任何惧怕的意思,扫了一眼那断臂老者,这才开口道:

    “我修炼的功法,是我爸爸传给我的。我不会交给你的,我手中的这张符箓也是我爸爸送给我的,我爸爸告诉我,在皓月大陆,没人可以挡得住这符箓的全力一击。刚才断你一臂,你再逼我,我就全力激发它,你们人多又怎么样?大不了玉石俱焚,倘若我爸爸在此。顷刻间就能将你们灭杀干净!”

    唐不悔虽然看上去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但说到底,内心还是一副孩子心性,就拿刚才来说,如果她第一次拿出符箓就全力激发的话,那不管是这老者也好,还是周围的这些人,绝对会被那符箓尽数灭杀,因为那张符箓,乃是唐林用自身精血所炼制,一旦全力激发,其威能如同唐林自身全力出手一样。

    只是唐不悔虽然已经是元婴修为,但却一直都没有杀过人,就连出手伤人,这还是第一次,自从踏上无边海,唐不悔每时每刻都小心谨慎,只是没想到,最终在岛中岛这个地方,还是引来了麻烦。

    起初,拦住唐不悔的只是个小喽啰,见到唐不悔的第一眼,就动了色心,第二眼便看上了幽剑,求爱未果,这小喽啰便打算动粗,结果,以他太虚中期的修为,竟然拿元婴后期的唐不悔没有办法。

    唐不悔的雷系神通,乃是唐林亲传,功法更是由乾坤诀衍生而出,所以唐不悔这边一动手,立刻引起了那劫变后期巅峰修为的老者主意,因为他同唐不悔一样,都是雷系修士。

    最后,便出现了先前的那一幕!

    唐不悔的说完,那断臂老者脸色一变,他能修炼到劫变后期巅峰,自然不是没见识之人,唐不悔拿出的那枚符箓,威能恐怖的吓人,不然也不会顷刻间就断他一臂,如果是在以前,他绝对不会招惹唐不悔,持有这么逆天霸道符箓的,身份岂能简单,更何况,唐不悔脚下的幽剑也非同寻常,那老者其本身,也是一名炼器师,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炼制幽剑的人,在炼器水平上,绝对已经超过了他。

    但在见识过唐不悔使用的雷系神通后,这老者便决定冒一把险,因为他的修为已经不能再有任何寸进了,之前他一直忍着没有去东魔州,其目的,就是想在飞升前,弄到一部好的修炼功法,结果,唐不悔送上门来了。

    因为一张符箓的威慑,双方陷入了僵持之中,唐不悔冰雪聪明,她知道,这样僵持下去,吃亏的最终还是她,就像那老者说的一样,他们人多,而且每一个人的修为都要超出她很多,一旦选择破釜沉舟,唐不悔自己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激发那张符箓,毕竟,拼斗可以,但杀人,唐不悔还没有心理准备。

    想到这里,唐不悔竟然冲着那老者一笑,道:

    “这位前辈,晚辈这次是背着我爸爸偷偷的跑出来玩的,我想此时,我爸爸他一定已经出来找我了,即便我爸爸不来,我的那些叔叔伯伯们也一定会来,我的身上,有他们的神识烙印,一旦我出事,前辈您绝对逃不掉的,晚辈手中的这张符箓,其威能您也见识到了,如果我爸爸亲临,您觉得,他会怎么对您?”

    那老者皱了皱眉,实际上就是唐不悔不说,他也已经猜到了,之前,他就已经看出,唐不悔的身上,每一件法宝,都是极品中的极品,一个只有元婴修为的十几岁女娃娃,身上的竟然可以拥有这么多的好东西,这本身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唐不悔的话说完,那老者也犹豫了,他的修为是不错,但现在看来,与对方后台比起来,明显就不够看,一张符箓就已经具有灭杀他的威能了,一旦人家的父亲找来,他要怎么做?

    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那老者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芒,他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他今日也一定要得到他想要的,而唐不悔更是不能放走,一旦放走,她的家人找上门来,那就麻烦了,大不了在得到东西后,他立即就逃走也就是了,只要逃到了东魔州,任何人都拿他没办法了。

    唐不悔在说完那些话后,一直都在打量着对方的神情,在见到对方眼中的那一道厉芒后,唐不悔的心顿时就沉到了谷底,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今天她逃不掉了。

    果然,那老者哈哈一笑,道:

    “小娃娃,莫要说大话诓骗我老人家,即便你的身份不一般那又如何?这里是无边海,没有人会来救你,老夫再说一次,交出你修炼的功法,我可以放你离开,不然,等老夫将你擒住搜魂时,可就晚了!”

    唐不悔心中惊慌,但表情却是相当淡定,扬了扬手中的符箓,笑道:

    “前辈,你可要想好了呀,你怎么就知道像这样的符箓我只有一张?我身上这么多好东西,难道您认为,晚辈就只有这一样保命的东西?”

    说完,唐不悔竟然从戒指中,拿出了数枚阵盘,这些阵盘,都是南小天特意为她炼制的,每一个都是顶级中的顶级,困阵、杀阵、护身阵应有尽有,只是转眼间,唐不悔的身前,就摆了出了数百枚阵盘。

    看着唐不悔身前的那些阵盘,那老者的脸色再次变幻,他本身就是炼器师,眼光何等毒辣,这些阵盘都是十级阵盘,如果一旦被发动,就是他想要打破这些东西,恐怕也不是一连两天的事情,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因为那些十级的困杀阵盘,已经可以威胁到他了。

    此时这老者说不出的郁闷,对方明明连蝼蚁都不如,但却拥有数之不尽的手段,偏偏这些手段还都能够威胁到他,从修炼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这般郁闷过,一个劫变后期巅峰修为修士,竟然拿一个元婴修士没法办,这件事如果说出去,恐怕没有任何人会相信的。

    唐不悔很淡定,但也只是表面上的,以她的修为,最多也就能够发动三枚阵盘而已,如果对方铁了心,那她只好全力发动唐林给她的那么符箓了,她虽然不想杀人,但,也不可以死在这,因为她还要去南望州救她娘!

    “女娃娃,不得不说,你的保命手段的确是让老人家我震惊到了,但越是这样,我却越是不能放你离去,你活着,会是对老夫最大的威胁,怪就怪你不应该跑出来,更不应该被老夫看到,今日,即便你拥有再多的手段,老夫也必定要将你生擒活捉!”

    “动手!”

    随着那老者一声令下,一个巨大的困杀阵突然合拢了起来,这困杀阵只有七级,但用来灭杀合体修为之下的修士已经足够了。

    唐不悔大惊,她没想到对方竟然选择用阵法困住自己,以她的修为,根本就破不开那困杀阵,虽然凭借着防御阵盘暂时可以自保,但她最多也只是能够使用三枚而已,如果用符箓,当然可以破开这困杀阵,但之后那?之后要怎么做?这枚符箓乃是她最大的依仗,一旦用完,她还拿什么来威慑这些人?

    与此同时,在数十万里之外,一道暗金色流光,带起一道残影正在飞速的接近唐不悔,在那道暗金色流光之上,唐林一身暴虐的杀机外露,双眼充斥着血红之色,所过之处,竟然在无边海掀起了足有千丈高的巨浪!

    “不悔,你等着爸爸,爸爸马上就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