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王子休要拽_分节阅读_194

作品:王子休要拽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血儿

    “唯一……”

    唯一愣愣的转过头,看着我,勉强笑了笑:“风,你知道么?五年多钱,我看着你和人野离开,那个时候,心里好疼。可是今天……风,我以为我会心疼,可是,为什么,心反而不疼了?”

    “唯一。”我担忧的唤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风……我的心不疼,真的不疼,可是,我只感觉好难受……无法呼吸……风……”

    “唯一!唯一!”接着唯一软倒的身子,我大骇。

    “小风,怎么了?”爸爸妈妈从外边散步回来,正巧看到唯一晕倒,顿时也大急,急忙奔了过来。

    “我不知道,唯一心脏不好,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接下来自然是一团混乱,当跟着救护车到达医院。看着唯一苍白的脸色,我手中的拳头握得死紧死紧。

    —————————————————

    卷二 情倾王子 第四十三章  肝癌晚期

    到达医院,等在手术室门口,我发现自己真的好讨厌手术室这个地方。

    五年多前是,现在更是。

    那是时候我看着唯一苍白的脸色无能为力,难道经过了五年的时间我还要经历一次这样的打击么?好不容易唯一活了不是麽?

    狼牙,如果唯一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我会杀了你!一定!

    半个多小时后,终于的,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出之后我赶紧迎了上去。

    所幸,得到的是唯一没事的消息。顿时,我和爸妈同时松了一口气。唯一没事,没事就好……

    随后,很快的,唯一被推了出来。

    “病人有心脏不好的病历,那么最好住院观察两天。”医生建议道,我和爸妈连忙答应下来。因为并没有事所以商量了下决定先瞒着舅舅和舅母,这几年来舅舅舅母为了唯一的事情老了很多。既然唯一没有大问题,告诉两老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最后,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我让爸妈先回去了。而我,则留在医院病房陪着唯一。

    十一点多的时候唯一醒了过来。

    “唯一……”我担忧,心疼的唤了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唯一勉强笑了笑。“没事,风……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了。”

    “那就休息一会儿。”我立即道。

    “好。”唯一点了点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又是过了好一会,在确定唯一真的睡着了之后,我疲惫的抹了抹脸,小心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唯一没醒之前我不敢乱出去,害怕对方醒过来看不到人不好。

    现在唯一睡着了,我便想赶紧出去给冉夜打个电话。告诉他唯一的事情,然后今天不回去了。

    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刚出病房门,相隔两个病房的那一边我竟然看到了那我打算要打电话的那个人!

    冉夜?他怎么会来这?是爸妈告诉他惟一的事情么?

    正想着,那边的病房却是推出了一张病床,然后,十几名护士跟随着一起而出。最后,我竟然还看到了冉成义。

    冉夜站在冉成义身边,跟随着那推床一起往前走。

    到这儿要是还不明白那么就是笨蛋了。只是,如今的我连苦笑都无法做到。竟然这么巧,宋月晴也在这,并且,还就在离唯一不远的地方!她为什么不在专门的妇产科地儿?

    推车走过,走着的冉夜猛然停了下来,超过了我的人几步,猛然转身,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风?”

    冉成义也是眯起了眼。“杨风……”

    医生犹豫着停顿了两秒,然后继续推着车子飞快的往前边走了去。

    冉成义却是和冉夜一起留了下来。

    “风……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冉夜的神情带着一丝慌张和不知所措的。

    知道他在这儿?这么一瞬间,我是真的很想笑。扯了扯嘴角,最终,我还是没有笑出声来。

    “小夜,月晴的手术需要人看着,你先过去吧。我和小风说会话。”冉成义对冉夜说道。

    冉夜瞬间皱起了眉头。“爸,你过去吧。我在这儿!”冉夜淡道,坚定的不容人拒绝。

    “小夜!”冉成义不悦,“我一个老头子去管什么用,你……”

    “你们让让。”我打断了冉成义,示意对方退开些,因为他们现在正堵在大门边上。

    冉成义愣了愣,本能的让了开。

    既然冉夜在这里我也就没必要去打电话了,时间已是半夜,刚才在病房里我并没有找到水。想着唯一要是醒来口渴不好,这里的医院我不熟,去哪儿打水我也不知道,于是便想去外面买两瓶矿泉水过来。反正唯一也挺喜欢喝矿泉水的。

    于是,在冉成义推开后我看也没看这两父子一眼直接绕过他们往外边走了去……

    “风。”冉夜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来。

    然后,冉成义的速度也不慢,只见他一把抓住了冉夜的胳膊。“小夜,现在先等会儿,你先去陪陪月晴。”

    “爸!你别太过分了!”冉夜吼了起来,猛地推开了自己的父亲然后朝着我跑了来。

    “风!”手臂被拉住,冉夜担忧的看着我。“那个,事情,你听我解释……”

    我脚下脚步未曾停歇,只是淡淡的道:“没什么,月晴母子有事,你作为父亲在这里也是正常的。你过去吧,我去买点东西。”说罢,更加加快了步伐。

    “风……你别这样……”冉夜干脆挡在了我的身前。“那个你听我说……我也是在家里刚听到月晴反复,有危险,孩子身子也不好,所以我才来的。对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