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王子休要拽_分节阅读_167

作品:王子休要拽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血儿

    我扭了扭头,没有回答对方的这个问题。

    冉夜似乎是觉得事情有些大条了,赶忙拉着我的手转过了我的身子。“风,我不是故意隐瞒着你什么的,只是担心你多想。oy对我来说从来不算什么,真的……所以……”

    “所以你就可以什么都不对我说的把它抛掉了么?”我故意板着脸打断了对方的话。“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回来,就是因为oy吧?现在,你要怎么对你家里交代?你是不在意,但是你爸爸不会不在意吧?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

    本来是假装着生气的,但是说着说着是真的生气了。这个笨蛋啊,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风……你别激动。”

    也不知道是我激动还是他激动。冉夜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我,像是害怕他一放手我就会跑了一样。

    “风,你别激动……别激动……”

    对方真的很害怕的样子让我轻轻叹了口气,最后,终于还是回抱住了对方。

    “我没激动。”我硬生硬气的。

    “好,好,是我激动了,是我激动了。”冉夜好声好气的。“我只要你安静的听我说,风,不要生气,安静的听我说那样,好不好?”

    对方都说到这地步了,我还能说什么。于是,就着对方环保的姿势,我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你说吧,我听着呢……”

    “风……”冉夜吻了吻我的颈侧,然后才轻轻的开始说话。说了好长好长……长的……让我眼眶微微湿润……

    “风,我从来就没有想瞒过你什么,真的。只是,只是,太怕失去了。”

    “我家里……你放心吧。虽然,我爸爸让我拿回他应得的那一份。但是,在当初,我就说过了,我只是尽力。并且,不保证结果。当时,我爸爸是答应的。而且……说一句很不孝的话,这些年来,家族里,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我在管了。无论我做什么,即使别人反对,也是没有用的。”

    “风,不管你相不相信,说是甜言蜜语,什么都好。在我眼里,只有你是最重要的……只有你……oy算什么,我本来就不想要。就算是我想要的,摆在我眼前,让我选择,我也只要你……”

    “风……好多好多话,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知道五年前,在冷唯一的病房里,你说,什么都是游戏,什么都结束了。那个时候,我的心里真的好痛好痛,痛到麻木……”

    “所以,我选择了月晴。不,不应该说什么选择。我只是,想要借助她逃避一些东西。”

    “风,你知道吗?连我自己都不敢想象,有一天,我会爱的如此疯狂。真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风,我爱你,很爱很爱……这一生,除了你,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喜欢,爱,这样的字眼。风,你知道么?五年前,在我知道你逃走的时候,我是多么的震惊。呵呵……你一定不知道,本来,我还想着,要好好报复你,哈哈……没想到,你就走了……”

    “让我想报仇都无处可报,我冉夜活那么大,谁敢拒绝我?谁敢耍着我玩?”

    “我想报复你,真的,真的……那个时候,很生气,很愤怒。可是,当我听到冷唯一……去世的消息后,那一瞬间,我茫然了。我突然不知道我该不该继续生气,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生气。看着你为了对方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皱眉,我想狠狠的摇醒你,问你,为什么就是看不见你身边的我……可是……呵呵……”

    “还是没有来得及问,没有来得及问你就走了……并且,还让我怎么都找不到。我有时候会在想,这这是不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因为,曾经,我想报复你。所以,上天眷顾你,干脆就让你走了。让我报复不了,报复不到。”

    “呵呵呵……我是真的这么想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再度碰到你。你知道么?就算是为了感激。洛文泽和谭裂允问我要了oy,我也会给的……”

    “所以……风……”

    “够了,够了。”再也听不下去,我离开了冉夜的怀抱,封住了对方的唇瓣。

    “唔……”对方瞪大眼睛吃惊的望着我。

    “冉夜,够了。”吻着对方,并没有深吻。离开后,我学着对方一样,捧起了他的脸颊。

    “冉夜……我知道了,我明白……抱歉……”

    我知道,知道对方的心意。

    明白,明白对方曾会有的恨意。

    抱歉,抱歉那个时候的伤害。抱歉那个时候没有用最好的方式去选择。

    “冉夜……我也爱你……‘

    第24章:老泪纵痕

    下了火车,未进家门便先有有一种类似于“近乡情怯”的感觉。

    于是,不由得微微苦笑。真是没想到我杨风现如今还会有这样的感觉……

    几乎是刚出站的第一时分,一辆黑色的宝马便停在了我们面前。从上面走下一中年的司机,对着冉夜恭恭敬敬的弯了一个腰,叫了一声“少爷。”

    冉夜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上车,直接去医院。”

    然后,拉着我在后座坐了下来。

    一路上,看着并不是很熟悉的街道过去,此时,只是下午的五点,从接到消息到现在,我们可以说是并没有耽搁。

    “这几年,变化很大吧?”也不知是为了缓解我的不郁,还是其他。冉夜笑着和我搭话,并且伸手将我的手掌握了住。

    转头,我望了对方一眼。淡淡的笑了笑:“的确变化蛮大的。”

    这个城市,建设的更加繁华了!五年前,我离开的时候,这里,似乎并不是这样。没有新的这些高楼,接到的设置,两边的风景,统统,都不是这样的。

    五年的时间,这里变化了很多。多到让我有些认不出来的地步。

    “呵呵……这里的建设,不比你现在那儿差吧?”冉夜还是微笑着。似乎很为自己的故乡自豪一般。

    闻言,我轻轻的笑出了声,斜睨了对方一眼。“怎么,你很得意?”

    “得意?这倒不至于。”冉夜摇了摇头、“虽然说这个城市的建设有我们这些商人一份,但是,这里,也不算太好。”

    有他们一份?眨了眨眼,我有些明白了。怪不得,冉家在政界很吃得开,原来……

    知道冉家在政界吃的开的消息还是林偌黎告诉我的,就在,冉夜出现之后,对方给我的第一份报告之中……

    “有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有些叹息的。“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大约,只有三岁吧。那个时候,我家很穷,想吃点荤腥的食物,只要几块钱一斤,但是都买不起。住的,也不是高楼大厦。现在这样……还不行么?”

    这二十多年来,可以说,每个人的家中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现在这样的生活,已经是许多老一辈人始料未及的。人,应该懂得知足的,不是么?

    “三岁?哈哈哈……”冉夜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风的记忆力这么好啊,三岁的事情竟然到现在都还记得!”对方笑着捏了捏我的手背,像是怀疑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