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王子休要拽_分节阅读_67

作品:王子休要拽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血儿

    当车子终于驶达目的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害怕了。害怕……下车之后我会见到我不想见到的一些场面……可是,箭在弦上,终不得不发。略略的调整了下呼吸,加上在车上时所做的准备,所以我想就外表而言,我该是算镇定了……吧……

    怎么会……这么……闹……

    我心止不住的激跳了下……现在七八点钟的时刻……该是看新闻联播的时候。不该……不该这么闹腾啊……不……不会是那样的……可……一阵真渐闻的哭声……不……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可……奇怪……我怎么会觉得脚下有点轻飘飘的……虽然我对家的感觉不大,但也不该到这么陌生的程度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怎么我听到的哭声不是后面隔壁家小孩的哭音……我听到的闹腾声怎么不是前家伯伯在教训自家不成器的小孩时惯用的吼声……怎么回事……我该不是回错了家吧……一定是的,一定是的,我家八百年难得来次亲戚,家门口怎么可能会围了这么多人,这么多辆车,所以错了……我一定是回错家了……

    “杨风!”……我望了望走在我身边,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扶着我大半身子的冉夜。奇怪,我怎么了吗?他干吗用这样的姿势扶着我,好像我就是个站不住的小娃似的。真是,我都多大的人了,居然用这种抱小孩的姿势半抱着我,当我是玻璃娃娃么?

    我愤怒的想撇撇嘴,可奇怪了。怎么我连嘴都撇不动了。难道我有做什么这么累吗?没有啊,我不过就是个穷上上学的学生而已啊,平时就是说早起了点,晚睡了会儿,这两天又没有绑架什么事的来找我,也没有耗尽体力去翻树林越草地什么的,怎么可能会累呢?累到……我竟觉得呼吸都嫌没力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一到家就觉得一件件的一桩桩的这么奇怪了呢……好奇怪好奇怪……真的好奇怪……

    “杨风……镇定一点……”……耶?冉夜在说什么,镇定?什么镇定?有发生什么事是需要我镇定的吗?更何况我觉得自己满镇定的呀,干吗还需要再镇定一点?我不解,非常不解……

    “风……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别……这样……”……耶?唯一干吗哭呢?好端端的这孩子哭什么呢?人的眼泪那么珍贵,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这么让它出来见人呢?不行!得叫他别哭,看他哭得那样,害我心都抽起来了。可,好奇怪……我不是想叫唯一别哭么,怎么……我却说不了话了……好奇怪啊……

    “杨风……我们……进去看看好了……也许……也许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耶?言箬在说什么?什么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本来就没发生什么事啊,还要挽回什么?可是为什么言箬的表情这么奇怪,看着我的眼神那么复杂……同情……哀伤……心痛……

    乱了乱了乱了……世界末日快到了吗?怎么我身边的这几个表情什么的都这么奇怪。我不懂都不懂……

    “哥哥,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奶奶死了。奶奶死了……呜呜呜……哥哥……”

    第53章

    ……耶?这不是辽城的小堂妹么,前年才会走路说话,每年来这都能引得大家笑破了肚子,这小破孩什么本事没有,粘人的本事倒是一流,而且那小小人儿,缠你的时候,说点话做点事总能让人哭笑不得。带是奇怪,她怎么会在这,她不是每年过年那时日才会来的么。而且她刚刚说什么,说谁死了?这孩子怎么越来越讨打了!什么玩笑不好开,非要说什么人死了!找个机会一定得好好给她上一课,告诉她不是什么玩笑都好开的,不要以为自己年纪小,别人就会放过她,这小破孩!

    ……但……看她哭得那么伤心……啊,对了,不过是小破孩开得个破玩笑嘛么,难不成她太入戏,所以连她自个儿也骗过了,所以才哭得那么淅沥哗啦的。还说什么奶奶死了……

    放屁,她骗鬼啊!奶奶……奶奶我没几天前在家的时候,她还好地能绕地球跑两圈,说话声音洪亮地连我这个年轻小伙也自叹不如。这小破孩,捉弄人也找个能让人相信的啊……太奇怪了……

    啊,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好像是我自己……明明我记得虽然我从小身体状况就不是那么的好,可那好像就仅止于肠胃啊!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我心脏上有什么毛病啊!如果我的心脏有问题的话,我会等到现在才发觉么……可……奇怪,太奇怪了……我怎么会觉得心窝那块那么……痛……痛……真的好痛……以前没发现过一个正常人心脏能痛成这样的……所以我想可能我的确是有心脏病的……否则怎么会无缘无故那么痛的……实在是说不过去……算了,算了。有病就有病吧,病痛这玩意儿反正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啊,还好!好像是脑袋也发出警告了,它说啊,这么痛不歇会儿是不行的!所以还是睡睡的好……睡睡的好……

    “风!”“杨风!”“杨风!”……

    奇怪……怎么好像有好多人喊我似的。这些人真是太没道德了,人家心脏病发耶!让人睡会儿会死哦!真是的!算了,不想他们了,我还是睡吧……睡吧……也许醒来……心脏就不会痛了,脑袋也不会痛了……吧……呵呵……一定……一定会的……睡醒了……就好了……我如此想着……

    睁开眼睛,我一时有点分不清自己在哪……

    “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冉夜轻声说着,一杯温水已递到了自己跟前。

    我没有拒绝的从床上坐起,望了眼四周,是我从小住到大的房间。然后接着发现到,原来这个房间除了我和冉夜外,唯一和言箬也在,只是刚刚没注意到。刚刚还没注意到的是……底下嘈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