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99章

作品:都市全能医皇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状元猫

    “王医生,你就让我给你跪下吧。要是不给你下跪的话,我的心里过意不去啊。”陈奕氺痛苦的说道。

    自己怎么能诬陷这样的一个好人呢?

    毕竟好人那么好,好人那么少!

    要是每个人都像自己这样,还有谁敢做好人呢?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王畅摇头说道,“再说你刚才已经给我跪过了。与其想要靠下跪获得我的原谅,你还不如和我说说,是谁让你诬陷我的。”

    “就是刚才那个陈瑜。”陈奕氺想也不想的说道,“他用我的家人威胁我,还说事成之后给我三百万。把我的右腿砸断,要我装瘸子诬陷你,然后我再让从楼上跳下去。”

    王畅眯着眼睛,那个陈瑜可不是简单的人啊,刚才他就觉得陈瑜是个武者。没想到,诬陷自己的事情,居然也是他主使的。

    当然,王畅也知道真正的幕后主使肯定另有其人,但这要找到陈瑜才能弄清楚。

    脑海里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王畅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难道你的命就只值三百万?”

    陈奕氺难为情的说道:“我没什么本事,要是靠自己的努力,这辈子也未必能赚这么多钱。而且,我一个人死,总比一家人死要好得多。”

    王畅动容,这就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民啊!

    他想了想看着陈奕氺道:“明天你到晨璃实业报道,找一个叫做于无难的人,就说是我安排你做工的。”

    “王医生……这这……”陈奕氺感动得痛哭流涕。

    王畅最见不得这样的场面,转身就扬长而去,只给众人留下一个背影。

    “王医生是个好人啊!”有医生叹息道。

    “是啊,王医生是个好人,可是我却诬陷这样的一个好人,我真不是个东西。”陈奕氺猛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唉,你也是有难言之隐,可是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不是所有人都像王医生那么通情达理的。一定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陈奕氺强忍着泪水,点点头,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

    次日。

    王畅没有想到的是,昨天在医院发生的那一出闹剧,居然上了金舟市所有本地媒体的报道。

    金舟日报,更是以“神乎其技”为标题报道了此次事件。

    该报详细的记录了王畅先是接住跳楼的陈奕氺,其后采用另类的正骨方式,把陈奕氺错位的骨头复位。

    其余的报纸则是以什么“华佗在世”、“扁鹊重生”、“孙思邈附体”报道了昨天的闹剧。这些报纸的内容都差不多,在赞扬王畅医术的同时,还大肆渲染一番他的医德。

    对于这样的新闻,民众保持着惯有的警惕,新闻一出现,就有人认为这是一场炒作。

    原因很简单,一个人怎么能借助从六楼掉下来的人?一个急诊科的医生,怎么能用脚正骨?

    但是当昨天闹剧的视频出现在网络上的时候,这些声音都非常诡异的消失了……

    “哟哟哟,王神医,你快过来看看这条新闻评论。”魏灵英就坐在王畅的旁边,说话的时候,她把手机放到王畅的面前,纤细的手指指着一条评论。

    王畅好奇的看了看,待到看清上面的文字,脸上顿时一黑。

    “哇!那就是神医王畅啊?真的是太帅了,老娘被他迷住了,老娘要给他生孩子!”

    “王神医,你看看,都有人要给你生孩子了。”魏灵英促狭的说道,“你说我要是在网上拍卖你用过的毛巾啊,衣服啊,毛发啊,袜子啊……”

    “得得得……”王畅的脸越来越黑,没好气的说道,“师姐,你就不用调侃我了。”

    这说的都是什么和什么?有拍卖别人内裤的吗?

    “哟。还害羞了啊。我们的王神医这么有本事,原来还会害羞啊。”魏灵英阴阳怪气的说道。

    “师姐,你要是有话的话,你就直说吧。”王畅知道魏灵英话里有话,直截了当的说道。

    “哼!算你还算有点脑子。”魏灵英皱皱鼻子问道,“你就没有深入的考虑过这件事情?那个跳楼的陈奕氺和那个陈瑜都是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们为什么要诬陷你?”

    “当然想过。只是想要弄清楚这件事情,还要先弄清楚陈瑜的下落才行。”王畅说道。他又不是蠢货,怎么能不知道陈瑜只是一个棋子而已?

    “哼!等你?黄瓜菜都凉了!”魏灵英不屑的说道。

    王畅怔了怔道:“什么意思?”

    “你师姐我已经派人给你调查那个陈瑜的下落了。要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晚上就应该有结果了。”魏灵英起身拍了拍王畅的脸,没好气说道,“你这个家伙啊,就是让人不省心。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赶紧去上班吧,现在已经迟到了。”

    王畅这才想起,自己还要去医院呢,神色一变,也顾不上和魏灵英斗嘴,简单的洗漱一番,就直接跑了出去。

    魏灵英望着王畅的背影,摇着头嘟囔道:“自从这家伙来到金舟,金舟真是越来越不平静了。”

    看着现在的王畅,她是既觉得骄傲,又觉得头疼。

    ……

    “砰!”

    一间装修极其豪华的房间里,蒋红浪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的报纸,瞪着眼看着对面的张韶飞问道:“张韶飞,你不是说肯定能让王畅身败名裂的吗?可是你现在看看,王畅已经被捧成神医了!”

    原来昨天的那场闹剧,就是张韶飞和蒋红浪亲手策划的。当时张韶飞信誓旦旦的向蒋红浪保证,肯定让王畅身败名裂,甚至还有可能让王畅吃牢饭。

    蒋红浪还真就信了!

    甚至还做起了王畅身败名裂被千夫所指的美梦。

    但是现在蒋红浪却觉得,昨天的自己一定是傻逼了,张韶飞的话能信吗?

    不能信!

    自己却信了,不是傻逼是什么?

    “蒋大少,你不要生气。”张韶飞慢悠悠说道,“这次的事情,也很出乎我的意料。难道我就不想让王畅死吗?不啊,我比你更想要让王畅死!”

    “不!我要让王畅身败名裂!金舟市的年轻神医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我,蒋红浪!”蒋红浪的眼白都布满了血丝,目呲欲裂的说道。

    张韶飞翻个白眼,暗骂蒋红浪真是个傻逼,不就是一个虚名,有什么好争抢的?

    嘴上却说道:“蒋少,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的疏漏。可是我们现在吵架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不如咱们还是商量商量接下来怎么对付王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