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2642章 就凭你这个手下败将?

作品:九龙圣祖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庞飞烟

    突然现身在天空之上的,确实是已经忙碌了整整一个月的云笑,为了布置这千光引月阵,着实花费了他极多的精力,所幸最终还是成功了。

    自从知道敌人是月狼一族之后,云笑就一直在想到底要布置一种什么样的大阵,最终从前世的记忆之中,翻出了这门可以称之为对症下药的千光引月阵。

    前世的龙霄战神,可是和大陆各大族群都有所交集,就算是这些脉妖的强大族群,他也有所了解,更知道他们的优势和弱点在哪里。

    月狼一族乃是北妖界的一个强大族群,龙霄战神又怎么可能不研究一番呢,经过研究发现,这个族群对月光的依赖性极其严重。

    在白天和夜晚的战斗力,可以说有着极大的区别,特别是在月圆之夜,月狼一族强者的战斗力,甚至能提升两成,实在是一门特殊的天赋。

    一个偶然的机会,云笑从某个阵法师的传承之中,看到了千光引月阵的布置之法,当即联系起月狼一族的特殊天赋,不由起了一丝研究之心。

    正是由于这段记忆,让得云笑决定布置千光引月阵,而这花费了整整一个月时间才布置完成的千光引月阵,也没有让云笑失望。

    阵法一道并非大陆主流,因为布置起来颇为繁琐费时,哪怕是以云笑的阵法之术,也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布置成功千光引月阵。

    这个时候的云笑,根本没有去管那边的奎鼎或是月狼一族大长老,他知道自有火烈圣鼠一族的强者替自己阻拦。

    不过云笑还是忽略了一个小细节,那就是除了月狼一族的敌人之外,还有一个至圣境巅峰的强者,似乎并不受自己对手的控制。

    “霍英,杀了那人类小子!”

    寂静的火烈宫中,一道大喝声陡然响起,原来是月狼一族族长奎鼎,忽然想起霍英这个火烈宫叛徒,而这个时候,或许也只有霍英才能出手阻止云笑了。

    毕竟这个时候的其他月狼一族强者,尽都有着自己的对手,他们每一个都被火烈圣鼠一族的强者拖住。

    这些火烈圣鼠一族的强者们,也知道此刻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时刻,不能让这些敌人去打扰云笑,个个拼尽全力。

    反观霍英呢,他的对手却只有木江和赤炎,这一个至圣境中期,一个至圣境后期,抗衡霍英都是极为勉强了,更不要说能将其挡住。

    嗖!

    霍英也知道事态紧急,而且相对于赤炎和木江,他心头最恨的无疑就是那个人类青年,因此直接一个闪身,便是朝着云笑急掠而去。

    “小子,给我停下来吧!”

    再一次看着这张极度讨厌的年轻脸庞,霍英就恨不得在云笑的脸上踩上几脚,不过他手中动作也没有闲着,一道磅礴之极的妖脉气,直接朝着云笑本体袭去。

    “就凭你这个手下败将?”

    感应着那道气息的袭近,云笑不由冷笑一声,声音之中的不屑,让得霍英瞬间就爆发了,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耻辱。

    要不是因为云笑,霍英的那些阴谋计划就不会提前暴露,他也不用急急如丧家之犬一般逃出火烈宫,成为人人喊打的叛徒了。

    这一切都是拜云笑所赐,霍英对云笑的恨意已是达到了一个极致,只是他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今的云笑,实力并不在他之下。

    噗!

    云笑仅仅是右腿动了动,便将那道看似磅礴的妖脉气给轰得烟消云散。

    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没有催发祖脉之力,也根本不是霍英一道妖脉气攻击就能收拾得了的。

    霍英心中愤怒归愤怒,手底下的动作却是不慢,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一道妖脉气就能阻止云笑。

    因此在下一刻,他的身形已是飞临云笑身侧,看来是想用本体来阻止云笑的动作了。

    这位叛族而出的二长老有理由相信,以自己高出一重小境界的修为,就算是不能击败云笑,阻止其控制大阵应该还是相当轻松的吧?

    可霍英明显是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云笑和他战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出全力,此刻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并不想有太多留手了。

    轰!

    一道强横的能量波动传将出来,然后所有人就看到一幕让自己终生难忘的情形。

    那个至圣境巅峰的叛徒二长老,赫然是直接倒飞而出,身上的气息都变得有些紊乱。

    一些火烈圣鼠一族的长老们,当时曾经见过云笑和霍英的战斗,但那时候的云笑,也根本做不到摧枯拉朽将霍英击败,毕竟两者之间还差着一重境界呢。

    更何况此时此刻,云笑还在分心控制着大阵的成型,他们刚才都担心云笑会在霍英的攻击之下功亏一篑,没想到反而是那个叛徒吃了大亏。

    “你们有没有感应到他的脉气修为?”

    其中一名火烈圣鼠一族的长老,愣愣盯着天空上的粗衣青年看了半晌,最终发出一道喃喃声,将所有强者的心神都是拉了回来。

    “至……至圣境巅峰?”

    当此一刻,所有强者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们感应得很清楚,天空上那个原本只有至圣境后期的人类青年,此刻已经是一名至圣境巅峰的强者了。

    “他激活了祖脉之力!”

    另外一些火烈圣鼠的强者,想起一个说法,不由得又惊又喜,反观月狼一族的强者们,脸上除了惊意之外,更有着一丝凉意。

    尤其是背叛了族群,刚刚被轰飞的霍英,此刻气息一阵翻涌,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其定下身形的脸色,早已经变得青黑一片。

    这也是霍英一直在担心的问题,早在当初第一次见到云笑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人类青年体内,有着诸多至少达到圣阶高级的祖脉。

    祖脉之力一向是脉妖强者最为羡慕的东西,但由于天道所限,没有任何一个脉妖强者可能激活祖脉,那只是属于人类修者的专利。

    可是霍英都有些不太相信,一个人类在催发祖脉之力后,竟然能从至圣境后期突破到至圣境巅峰,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这已经是九重龙霄修炼的顶峰层次了,当初在看到云笑催发祖脉之力,将修为提升到至圣境中期的时候,霍英就一度十分惊骇,没想到这惊意竟然一波接着一波。

    这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祖脉之力,才能让云笑拥有如此逆天的提升,霍英真是不敢想下去了,而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他这一次的失利。

    连至圣境后期的云笑都打不过的霍英,又谈何和至圣境巅峰的云笑抗衡?

    看着那边脸上带着淡淡不屑冷笑的人类青年,他似乎觉得自己的某些自信,正在渐渐离自己而去。

    事实上刚才在看到须弥和穆极并没有身中月蚀之毒的时候,霍英就知道自己这一次的计划已经失败一半了,最多也就是能保证全身而退罢了。

    毕竟这两大顶尖强者没有中毒,月狼一族的优势就不是太明显,而他霍英一直都顾忌着云笑,他相信只要那个人类小子出手,就一定会破坏自己的计划。

    事实也确实如此,云笑不仅是在现身之后就祭出了千光引月阵,而且在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就直接催发了祖脉之力,达到了至圣境巅峰的层次。

    霍英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知道自己连至圣境后期的云笑都打不过,又谈何力扛至圣境巅峰的云笑呢?

    对于云笑在此刻催发祖脉之力,霍英也有所猜测,那是为了保证千光引月阵能够顺利完成,也就说明这门大阵的重要程度非同小可。

    “难道他们是想将月狼一族的所有强者,永远留在火烈宫吗?”

    想到这一个可能,霍英的心头不由一沉,因为他有理由相信,如果云笑达到至圣境巅峰修为的话,就算是没有千光引月阵,今夜也一定是火烈圣鼠一族占据绝对的优势。

    既然如此,云笑还要如此保护千光引月阵的成型,已经从侧面说明一些问题了。

    那就是这门大阵,并不是要让火烈圣鼠一族反败为胜,而是要将月狼一族的强者一网打尽。

    “霍英,你在犹豫什么,难道真想死在火烈宫吗?”

    月狼一族族长奎鼎的反应也不慢,此刻他的大喝声都有了一丝惊惶,也是对霍英犹豫不决的愤怒,都到这个时候了,这老家伙难道还看不清局势?

    要是不阻止云笑,让得那人类青年将千光引月阵控制成型,那他们月狼一族的战斗力,恐怕都要大打折扣。

    真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云笑加入战局了,就算是火烈圣鼠一族本身的强者,也足以让月狼一族吃不了兜着走。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霍英拼尽全力阻止云笑,哪怕是用性命来堆,也一定不能让千星引月阵成型,这一点奎鼎看得很是清楚。

    此时此刻,也只有霍英能做到这一点,哪怕是机会极其渺茫,奎鼎也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办法。

    这关系到月狼一族的生死存亡,也关系到他们今夜能不能逃得一条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