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五百五十三章 雾殿堂(完)

作品:星辰之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减肥专家

    “挺高级的样子。”

    罗南现在已经可以很从容地面对各种突发的意外情况了,难道还有比恍若真实的“中继站”更不可思议的场景吗?

    他的意识驻留在雾气殿堂之中,没有急着下结论,而是静静地等待、感知,观察目前这座殿堂,究竟是个什么来路,由什么支撑起来。

    出于对外接神经元“黑箱”的有限破解,观察一段时间后,罗南基本确定,这座雾气殿堂,仍是信息聚合的产物。

    它只是无数复杂信息数据,依循某种机理,在自家精神层面产生的形象化映射。

    这个不像是外接神经元预设的程序,更像罗南与多渠道的信息数据洪流充分接触、沟通的基础上,一个彼此妥协、被动选择的过程。

    首先,是由信息结构聚合出的“毛胚”。

    按照罗南现在的理解,每个信息渠道都代表了一种信息结构。

    外接神经元是系统化储存的数据

    日轮绝狱是破碎规则信息的再聚合模型

    孽毒则是严重扭曲规则信息的负面状态

    还有祭坛蛛网,属于一种信息传输、接收、沉淀、拣选的中间态,里面的元素更加复杂,甚至有亿万生灵或浅或深的介入影响,可以说是最大的变数生成之所。

    当它们碰撞在一起,如果只是单纯的信息流也还罢了,很可能就是彼此影响、污染,最后彻底混沌,变成无意义的噪声。

    问题是,这些表现迥异的信息结构,既存在着相当顽固的既定模式,偏又在一定意义上具备了相似的基础,有着相对统一的源流,对彼此进行的影响和渗透,便具备了秩序规则上的“意义”,可以为罗南所理解、利用。

    罗南认为,这是个好现象,很有潜力。也许日后再碰更多类似的渠道或信息结构,都可以照章办理,形成定式?

    至于更具体的东西,反倒没什么好说的了。

    因为驱动这些信息渠道进行更充分“化合”的,是由湛和之主所做的、标题极长的学术文章。这算是一个摆放在那里的半成型模具,自然收拢、承载信息粉末。就算万收其一,也足以从中捏合出一个“毛胚”。

    嗯,还是信息结构彼此渗透的过程更有趣。

    其次,就是罗南自己打造出的“毛胚”。

    这就是更熟极而流的过程了。罗南是一切信息汇聚的中轴,是制取“棉花糖”的小木棍,在信息洪流中翻搅,让那些混乱至乎混沌的信息交织,形成对他有基本意义的“形状”。

    最后,是两个“毛胚”又一轮的彼此作用、影响和渗透。

    在此过程中,属于“文章”的过分深邃的规则法理,在“棉花糖”无法即时反映的情况下,从理论层面逐级下探,演化为构形,再化为具体的形象。

    最终,在混沌的雾霾里,两个“毛胚”交融在一起,变为了“雾气殿堂”。

    真的只是“毛胚”,包括雾气殿堂架构在内,罗南目前可见可感的形象,大多还属于混沌与具体形态的中间态。

    就是极个别的个体,看上去华丽了些。

    之所以如此,除了罗南理解感悟的深度有所差异,还有就是,某些“外物”也掺合了进来

    。

    比如,隐默纱。

    罗南下意识摸了摸自家面孔,完全察觉不到任何非肌体的触感。但那件由“叠层干涉灵芯”编织而成的奇物,确实还覆盖在他脸上,而且在罗南云遮雾罩,偏又高度活跃的灵魂力量刺激下,同样活跃起来。

    对隐默纱来说,罗南精神层面的“雾霾”里面,那些悬浮流动的“信息烟尘”,很多都是它的营养,可以用来填补、丰富自身的收藏,自然要汲取一番。

    更重要的是,在汲取营养过程中,属于隐默纱的秩序,那重重烟帐后的“面具”,也很主动地渗入到雾气殿堂的“毛胚”之中,成为雾气殿堂的重要元素。

    唔,话说目前看来,二者还有些相似都体现出对某些力量规则的形象化、模板化处理。

    话说梁庐在研究“叠层干涉技术”的时候,有没有参考过湛和之主的文章?

    从资料库呈现的数据看,很可疑哦!

    罗南想笑,心头却突地梗了一下,没笑出来。

    他的意识,开始在雾气殿堂中周游,如同漫步其中,一个接一个或清晰或模糊的雕塑,在他眼前流过,随着他意识的游走,不停地变换角度又好像与殿堂中的雾气烟岚浑化在一起,化为随意抹拭的轻纱,不知会在哪个地方逗留一番,有时会把那里擦得更干净,有时则越发浑沌。

    这里面,最清晰的是影蠊。

    究其原因,可能是在中继站的战斗中最后碰到的,又差点儿要他的命,以至于印象深刻?当然,也可能时空构形是他的强项,理解起来更加深入……

    不过下面这个,就有些出乎罗南的意料:论清晰程度,仅在影蠊之下的,竟然是磁光云母。

    其本身云气浑沌,没有固定形状,又和雾气殿堂的环境有些雷同,本该最难分辨。可当罗南的意识移转过去,却对里面似乎随意转换的结构流变,颇多直观感受,往往能查其先机,做出“就应如此”的预判,很是熟悉的样子。

    嗯,脱机考试那次,他好像也是这样代入了一回。后来还借助里面的“灵魂磁化”,惊走了真神……

    呵呵,真神!

    想到这一位,罗南的心神倒是锚定了现实,想起来他究竟是由何种原因,进入到这种奇妙状态原本只是要找教宗、真神在“幻想种”上面打主意的理论凭据,怎么就凭空建起一座“宫殿”来呢?

    嗯,果然还是这种事情更有趣?

    罗南只能这样说服自己,然后理直气壮地又将注意聚焦到“雾气殿堂”之中。

    对他来说,那些模糊的雕像倒也罢了,如影蠊,如磁光云母,已经清晰到貌似可以触碰,然后随时可能将它们惊醒的地步……

    罗南真的碰了,目标是影蠊。

    意念接触后,感觉相当微妙。

    影蠊当然没有醒,罗南也不是触及实体,只是多了一份指向构形乃至更深邃层面的理解,偏又不到能够复现的程度这些可都只是精神层面的信息映射,要是能凭空能够造出来,岂不成了造物主?

    在理念通透和物质真实之间,隔了一层透明的膜,无论如何刺不破。那绝不是“薄”的一层,而是隔着令人绝望的次元。

    罗南

    绝望么?那也不至于。

    他无意进窥造物主的领域,只是有所怀想:

    要是能够打穿这层“膜”,至少是暂时渗过来一些,让“理”和“实”达到交融合一的地步,那时才算“读懂”湛和之主的作品吧。

    理性地看,在短时间内,罗南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这个方向和思路倒是可以利用起来的。

    他甚至有现成可以利用的工具目前来看,叠层干涉技术,简直就是这个高端方向的丐化版。

    啧,梁庐啊梁庐,让人怎么说你才好呢!

    先模拟一下,看看你的成果如何?

    从哪个雕像下手……

    罗南正琢磨着,外接神经元传来了与雾气殿堂环境不甚协调的信号,那是来自远方的通讯。

    这回罗南不退出也不行了。

    回到现实层面,乙方章莹莹传来了可视通讯,显示出半边姣好的面容,以及侧面摆在托盘上,“码放”整齐的冰粒。

    “罗老板,我们这儿做好了,您验收一下?”

    甲方罗南看了看表,算起来都没超过两个小时,而“老手”那边,现在恐怕连模具都没做好呢。

    这个效率,就算是甲方,也没法说什么了。

    不过,罗南对后续安排早有计划:“我之前发过去的组装图纸,你先照着拼装一下。嗯,稍等哈,我改两笔先……”

    章莹莹差点伸手过来,把还没验收就要改动方案的甲方爸爸掐死你是不是觉得武皇陛下给你做了切分仪的外包,干脆飘了啊!

    幸好武皇陛下完成工作后,就回去读书喝茶也幸好罗南说“改两笔”,也确实没花太长时间。

    很快,组装图纸重发过来,章莹莹虽是撇嘴兼咬牙,可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干活。

    其实她感觉还不错。

    正如之前所说,她还是头一回理解罗南同学的思路。这说明她进步……嗯,罗南同学也进步了。

    不再是痴人的梦呓,不再是非人的低语,回到了一个相对清晰的逻辑上,但有着更高级的内在。

    至少章莹莹是这么理解的。

    可视通讯一直开着,罗南就针对章莹莹的组装进度,做远程指导:“别光用手,灵魂力量跟上,隔空取物会不会?”

    “你不怕干扰啊!”

    “里面留着协作余量的。理论上咱们一块钻进去都没问题。”

    “”

    “你这人……空间结构最重要,有那个样子,有精度当然好,没有也就那回事……停!”

    “怎么了?”

    “保持这个状态。”

    “然后呢”

    “还后什么!”

    章莹莹眼前,晶莹剔透的冰粒结构,骤然间舒展变形,如同突然振翅浮空的飞蚁,甚至还传出嗡嗡的鸣音。

    “喂,频率太快……”

    话音未落,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冰制切分仪,凭空爆碎,化为薄薄一层水汽冰屑,扑面而来。

    章莹莹本能地眯了下眼睛,嘴上也叫了声“糟”,可当她定睛再看的时候,水汽之后,已经有个轻淡却栩栩如生的人形轮廓,呈现出来。